烟落沐华

咸鱼一条,吃粮为主产粮为辅,产量频率看心情,不靠谱担当√

[中芥]Light at the End of Tunnel*

☆复健,复健,ooc,ooc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毕竟很久不写东西了x
☆写的时候没有bgm所以文风没有保证x
☆不介意的话——

*:英文谚语,意为苦尽甘来。

这不过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日子。

一场再普通不过的雨洗刷着横滨这座城市,不管是你所能见的不能见的地方都浸在这么一场说嘈杂不够喧嚣,说安静又过于吵闹的,与这片土地所下过的千千万万场雨别无二致的这么一场雨里。雨是这里最无私平等的物事,那些阳光吝于照耀的地方,阴暗潮湿肮脏丑陋一概不管都给予同样的洗濯,像是一次在天地之间举行的弥撒。同时,雨也是这里最残酷的。

这一点,再没有谁能比他们更明白其中的含义了。

芥川出来的时候带了一把黑色的折叠伞,是中原专门叮嘱他拿上的。在暗巷里执行任务的时候,雨便下了起来。解决掉最后一个敌人才撑开伞,一边在心里暗自庆幸雨还没下大,肩膀的衣料还不算湿,回去之后不会叫已成为恋人的前辈担心,一边在无意仰头看到被高墙圈起的狭小而挤满阴云的天空以后不可抑制地回想起那么一段生活在这里,丧家野犬一般苟延残喘的时日。

那时的自己没有如今的锋刃,还带着幼妹,也在这暗巷,被普照大地的神圣阳光抛弃,如同这里那无数眼神仅余求生之欲的生物一样,如同地上这些刚刚死于罗生门的尸体一样,仅仅是为了活着而活着,不知生死之深意便漠视一切活着的或者已死的事物。

你的城市将永远尾随着你①,对于芥川而言,这尾随着他的城市——这些不为普通人所了解的暗巷,便是永远提醒着他那段不堪的时光,敦促着他不顾一切想要变强的、永远追在他身后撕咬他的影子的野犬。

一场雨,这里便要有多少东西死去啊。人也好动物也好,良知也好慈悲也罢。

他也曾舍弃过它们。

——但现在有人又帮他拾起来了。

远远看到那戴黑色帽子的人影,芥川嘴角微微一弯,弧度极小却掩不住他的愉快。对方似乎刚刚结束这次战斗,用脚踩着一个人的胸口盘问着什么。芥川没有做声,站在原地看着笼在朦胧雨雾里的人问到所要知道的东西之后干净利落地解决掉活口的样子,再慢慢走上去。矮小一些的男人一手扶住帽子抬起头,直直地望进他的眼里,然后笑起来,带着对方特有的张扬肆意。

“哟,芥川。”

——尽管那人自己也身处这般残忍的黑暗。

“工作辛苦了,中也先生。”芥川走近了些,自然地把伞打在两人头上。“您出来的时候没有带伞吗?”

中原的表情僵了一下,海蓝色的眼睛下意识地避开了芥川的视线,“啊……出门的时候忘记了。只记得要提醒你带……不过你带了不就好了……”

这便是了,自家恋人看起来大喇喇的,对别人的事情倒是很上心,可对自己的又不够在意。

芥川突然有点想笑,性格里有一股自负不服输的对方这副心虚的样子还真是少见。但他忍住了,很自然地接下一句话,给难堪的恋人一个台阶下。“那就请中也先生与在下共用一把伞了。”

于是结束任务的两个人打着一把伞,在这雨中沿着阴暗小巷往回走。灰色的水泥浸了水颜色更深了,天空沉黯,云的棱角处有些水银的色泽,显得不堪重负,难以托起这些如有质量的云。世界是灰色调,他们穿着黑色的衣服,下摆溅到的血迹看起来也是黑色的,又打一把黑色的伞,显得特别却不突兀。中原几次想要接过芥川手里的伞,却被对方以身高为由拒绝,最后也安静下来。雨声,脚步声都细小,世界好像仅余他们二人。

在出了小巷刚刚转过转角的时候,中原的手机响了。是个短信,他停下来瞟了一眼内容,芥川也停下来,静静地为他撑着伞。然后中原收起手机,继续往前走,芥川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又安静地跟上。

“这雨下得真不是时候。明天的航班延迟了,首领说出差的事情也先放一放。啧,真是麻烦。”

“啊,的确是件麻烦的事。”芥川接着说。然后他犹豫了一下,又一次开口。“雨是个麻烦的东西,很久以前银总在下雨的时候感冒,但我们连一个能够好好避雨的地方都没有。”

中原微微抬头,看了芥川一眼。芥川脸上平静如常,如同讲述他人的故事。这让中原有些心疼,他想伸手去给予眼前的青年一个拥抱,或者只是拍拍他的肩膀,但他最后还是收回了手。

芥川那么要强,他不需要这样的怜悯。

——那么,我到底有没有护他安心的力量呢?

如果可以,中也希望他能够做芥川头顶的一把伞,护他风雨无惧。可是他不知道芥川是否喜欢这样的关系,是否在这段感情里找到了他所希望的东西。这种不安对于中也来说是很罕见的,他性格里的不羁让他很少去为一个人的一句话这般在意难安。

——看吧,我对他总有点太小心翼翼。

“……芥川,你觉得现在的生活怎样?”

再三犹豫最后还是问出了口。

黑白两色绘成的无比鲜明的青年闻言默默想了想,然后少见地微弯嘴角,露出一个不大而温暖的笑容。

“在下以为如今的生活好比在黑暗漫长的隧道尽头看见亮光。”

——曾经的日子黑暗看不到未来,半生如同行走长长长长的隧道,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色中摸索着,害怕前进却也不敢停留,只得一刻不停地向前走。不明白这样做的意义,伤痛疮疤都要自己承受,眼泪悲伤也得咽回心里。摔倒了也马上爬起来向前,即使不知道前方等待自己的究竟是什么。

然后他在前方遇到了他,两个同样满身伤痕的亡命之徒。

却能在他身上看到光。

中原愣了愣。

芥川看他的前辈快走两步回头面对着自己停下,撑伞的手被熟悉的皮革手套包裹住,微微用力将伞歪向墙的反面。同时对方用另一只手弯下他的脖子,在这雨里给他了一个即兴而来的吻。于是他用空闲的手回抱对方,回应的样子像是久处黑暗的人拥抱唯一的光源。

雨还未停,在对面咖啡厅布满水雾的玻璃上相拥的两人模糊为灰色世界里的一个纯黑的色块。

You are my light at the end of tunnel.

①:出自卡瓦菲斯所作诗歌《城市》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