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落沐华

咸鱼一条,吃粮为主产粮为辅,产量频率看心情,不靠谱担当√

[TRHP]Good Night,Sweet Dreams

·生贺用的,这应该是一半,但也可以当做一整篇(因为我懒另半篇不知道什么时候补)
·奇奇怪怪的东西。。。


【这个世界上,所存在的幻想。】

在幻想之中遇到的你。

向对方伸出的,我和你的手。

在晨光降世之时破碎消散的这一切。

那么,祝今晚好梦。

~在荒谬中寻找未知的宝物~

睁开眼睛看到景物这件事令他有些惊讶。

他一向少梦,是为白昼里万般事物所绊,又在夜里以睡眠换取先他人前进的脚步。睡眠于他而言不过是身体必需的补给,故而从未被投注更多的注意力。

像这般清晰的梦境,他已经许久未见过。

他用手撑起身体时手掌碰到柔软粗糙的泥土,触感真实,但他无比清楚自己此时身处梦境。两侧是无数高大的巨木,在这暗蓝天幕下被穿过树干的清爽林风晃动的深绿近黑的树叶相互划蹭,发出哗啦的声响。他注意到自己坐在一条不算宽的林间小径中间,是一条看起来少有人走过的、没有地砖的路,但这么说也有些奇怪,因为在它之上并未生出野草——这并非人迹罕至的小径应有的。小径两边生着深绿的杂草,树干下有大小不一彩色的菌类,虫鸣阵阵。除去风声虫声,这个梦境安静得能听见他自己的心跳。手掌离开地面后没有带起泥土颗粒,干净得仿佛刚才的动作从未有过。他看了看自己,穿着一整套霍格沃茨的秋季校服,领带打得一丝不苟,魔杖插在长袍的口袋。

虽然这里是个梦境,发生什么都是可能的,但目前的情况还算差强人意。

尽管如此,他对这个意外的梦境抱有一些难以言明的好奇。他回头去看,这个小径安静地向着两边延伸,在这疏星之夜的森林里一眼望不到任意一边的尽头,这也意味着它可能长得厉害。他觉得自己似乎是要去寻找什么,但那具体是什么他也不清楚。

那么,要向哪边走呢?

然后他看到有一个金黄的亮点从道路一边向着这边飘来,由远及近,到达他的面前。他握紧魔杖仔细去看,那是个亮如灯盏的金色萤火虫。它绕着他转了一圈,然后飞到离他一米远的地方,悬停空中。

——要我跟着它?

他迟疑片刻,站起身来,依旧一手在长袍里握着魔杖,这样如果有些什么也可以很快作出反应。

当他走向那萤火,它便安静地沿着小路向前飞行。

于是举着魔杖的少年跟着一个金色光点,在这疏星之夜的森林中前行。

这是个漫长的幻境。金色的光为它周围一切景物镀上金色的边,在这安静的夜里也不发出声响地前进着。他静静地跟着这光源,绕过几个大转弯的时候差点踩在路中间莫名突出的植物根系上,在分歧的路口看见奇特的半人高的伞状菇类,又在黑暗隧道的外面盘踞的巨大爬山虎结着紫黑色拳头大小的种子。进了隧道之后空间越来越狭小,进入的洞口几乎和火车的隧道一般宽敞,最后出去时仅余一人通过的空间,隧道壁是凹凸不平的山石,下方却生着乳白的石笋。出了隧道又走一段有个生着墨绿苔藓的独木桥,那个粗壮的中空枝干能让他径直走进去。它的下方是黑色深邃的峡谷,前方依旧是森林。

他跟着那团恒久地发着光的萤火,又小心翼翼地从沉睡中的山一般大的野兽尾尖上跨过去,站在奇特的木制麻瓜火车用升降杆后等待一条和象一样粗的花斑蟒蛇游走,低头躲避低飞的生有紫色尾羽的白孔雀。但这里是幻境,多么荒谬的事情都被允许存在。他不觉疲倦,但开始失去耐心。

在他最后一次在心里无声地向自己保证再走一点,到视线尽头那棵树那里,如果还没到就真的放弃继续了的时候——为了一个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一直愚蠢地跟着这个愚蠢的东西这样长途跋涉真不是个明智的消磨夜晚梦境时光的选择。那金色萤火突然闪进一侧的树木中不见了,速度快得他来不及抽出魔杖将它定在原地。

他先是小声骂了一句该死的,在大脑里诅咒这莫名其妙的萤火和轻易相信了来路不明的事物的刚刚的自己。然后他用了一个简单的照明咒,这里的夜晚黑得厉害,天上失踪的月亮和黯淡的疏星提供的亮度显然非常有限,甚至冲不破这沉黯的天空。留在这里很明显不是个美妙的决定,所以他继续向前走。

一段没有分岔的路,他觉得自己上了几个坡,然后在一个转弯处看到前方有着金色的像最初的萤火一样的光,但是更亮些,却也称不上晃眼。

这一定是最后了,他想。

然后他转过这个弯。

——是一片开阔的浅沼泽。万千金色萤火在空气中飘浮,在那浅水里倒映成万千沉浮在水中的灯盏。他站在岸边看着金红色的大鸟从夜空俯冲而下停在赤脚站在沼泽中的男孩肩上。男孩穿着和他差不多的长袍,但他的袍子内衬是红色的。

他盯着男孩的背影。男孩有一头看起来很是调皮的乱发,在这天地之间小小的一个,显得渺小平常。但他就是移不开眼,为了心里不可名状的事物。这是他仍未了解的心情,和前不久他曾暗自嘲讽的那些别无二致。

然后男孩回过头。

男孩的脸不大,鼻梁上却架着一副能遮住他上半张脸的黑框眼镜,但他第一眼望去的时候并没有被这奇怪的东西阻碍,他在男孩转头的一瞬间就望进了男孩的眼睛。那是清澈的深绿色,映着深浅不一的树影也装着散乱的金色的光。

男孩注意到他以后便向他走来,浅水舔舐男孩的脚踝,水与水碰撞发出柔和的水声,荡起的涟漪一直逼近直到砸在他脚下的岸边才回返。水面上的光影散乱了,男孩肩头的凤凰再度展翅飞起。而这些他都没有注意,他依旧盯着男孩的眼睛。那绿色中他自己的倒影随着男孩的脚步越来越大,当男孩在他面前站定的时候,他在男孩眼里清楚地看到他自己的样子。

男孩好奇地歪了歪头,却一直没移开与他对视的目光。然后男孩似乎明白了什么,弯起嘴角给了他一个笑容。

幻境仿佛在此停转。

他将空出的一只手伸向男孩,掌心向上。他不明白这样做的意义,却下意识地听从感觉照做了——而这仅凭感觉就作出决定的行为曾被他唾弃。

不过幻想不分对错。

然后男孩笑着伸出手,要去触碰他伸出的手掌。

在这幻想创造的世界里,足以让世界颠倒的错误即将铸成的一瞬间——

他醒过来,看到熟悉的绿色帐幔。屋子里仍是暗的,但他不知为何明白早晨第一缕阳光已经降临了。他起来洗漱,对着镜子穿好校服,整理好领带,带上早早收拾好的书包,在打开房门的瞬间让虚假的温和笑容挂回脸上。

幻境中那种奇异的感觉也随着他的醒来消散无影,但他还记得那男孩的眼睛。

只是那样的心情他再没了解的机会。

Fin.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