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落沐华

咸鱼一条,吃粮为主产粮为辅,产量频率看心情,不靠谱担当√

[中敦]#一小时挑战# 捉弄

很扯。复健失败的产物。

从开头写到结尾。只有一个小时就把文风放飞自我了。go→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同桌总喜欢捉弄我。

我的同桌是个个子小小的,乍看像是不良少年的男生。事实上那橙色的卷发和海蓝的眼睛都是天生的,而他本人似乎也没有什么戴耳钉颈环之类像是不良少年的爱好。虽说不是什么坏人,但是打架很在行。面目英俊但总是带着很凶的表情,实际上是个会帮过路的老人搬东西的三好青年。

至于捉弄的事情,是的——可能只有我一个人总是受他的捉弄。坐得很近似乎反而成了便利他欺负我的理由。

就说我们认识的第一天吧。我那天精神很不好想睡一觉,拜托他叫醒我的时候倒是非常自信地保证了给我看,那天我却是被愤怒的数学老师叫醒的,在后排罚站了一天。

这还可能是个意外。第二天的时候我不过是从他书桌旁边绕过去想回自己的座位,不知道他突然抽了什么风打翻了桌子上的一瓶钢笔墨水。黑色碳素的那种。道歉他倒是好好道歉了,也带着我去厕所脱掉了染墨水的外套,还把他自己的外套给了我,很热情地要我穿上。我惊讶于我居然穿上了比自己的外套小了不止一号的外套,并且穿着它过了一个下午。脱掉它花的时间比穿上还要多。

诸如此类,每天和他的相处都伴随着各种奇怪的意外,并且总是因他而起。我越来越觉得他是故意想捉弄我来看我的笑话,但我并不知道自己是有什么做错了。

于是在某个午休,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我醒来被他靠近的脸吓了一跳之后,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我终于下定决心去问他其中的原因。

可他表现得比我还惊讶,一双海蓝的眼睛睁得很大,我能在里面清楚地看到我自己的样子。

“原来你一直觉得我是在捉弄你吗?”

我不解地看着他扶额趴桌的动作,仿佛我才是那个欺负他的人。

然后他猛的抬起头,蓝色眼睛爆发出的光让它们耀眼得好似展柜里的宝石,我恍惚之间想起来对这个同桌的第一印象是眼睛很漂亮。他朝我走过来,停在我桌子前,用手捧起我的脸。

“笨蛋。”他说。逆光站立的他似乎脸上有些发红。

然后他弯腰凑近。到了几乎能看清睫毛的距离。在他眼中的海洋里我看到了一抹莹莹的金色——那是我眼睛的颜色。他顿了顿,然后闭上眼睛轻声说。

“我爱你。”Fin.

评论(4)

热度(38)